字節跳動海外電競迎來轉機了?

2021-04-29 11:15作者:張翌楠來源:競核

  雙C上陣帶來新希望

  曲線救國一詞適用于字節游戲,更適用于字節電競業務。

  海外版抖音TikTok(以下簡稱TT)早已扮演贊助商身份活躍于各大電競賽事,如贊助LCK夏季賽、聯合美國CSL大學電競聯盟舉辦TikTok杯電子競技競標賽。

  跟游戲業務一樣,字節不甘當旁觀者,親自下場是遲早的事兒。

  字節最欠缺的是一款競技性游戲產品。去年競核在《拆解字節跳動海外游戲發行、電競布局》(點擊藍字復習)中指出,字節跳動電競業務還處于起步階段,發力海外市場繞開騰訊版權阻截,是眼下可選的路徑。字節目的在于儲備電競用戶,反哺旗下游戲產品,為后續自研電競產品,進軍職業電競做準備。

  不改善競技性產品缺貨狀態,字節電競便會一直緩慢前行。

  情況終于有所改觀。今年3 月,字節斥巨資收購沐瞳科技,順帶拿下《無盡對決》及相關職業電競賽事,如MPL(Mobile Legends Professional League) 、M2( M2 World Championship)等

  那么《無盡對決》及TT構成的雙C組合,究竟能否幫助字節拓展海外電競市場呢?

  進擊的字節

  字節電競業務不乏牛人。

  2019年,原騰訊互娛乾坤產品中心助理總經理那拓加入字節,擔任字節深圳工作室重度游戲發行線總負責人兼電競賽事負責人。

  一年后,前阿里巴巴高級總監、全球電競負責人之一的馮煒皓加入字節。這被看作是字節試圖在電競賽事、尤其是國際電競業務上發力的一個信號。

  似乎新一輪電競“頭騰大戰”將拉開帷幕。要說字節跟騰訊正面剛電競業務,被迫出走海外,還得從2019年的一起官司說起。

  當年2月,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,要求字節旗下西瓜視頻、小火山視頻等多個平臺停止直播《王者榮耀》、《英雄聯盟》、《穿越火線》等多款騰訊游戲。

  字節在連續遭遇騰訊版權封鎖后,決心豐富自身的IP內容,開啟買買買模式。

  選擇繞開騰訊國內版權阻截,向海外電競市場進軍,儲備電競用戶,再通過自研中重度游戲來反哺新用戶。

  字節副總裁、游戲業務負責人嚴授在個人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“游戲是內容行業,只要有耐心,內容行業是很難被壟斷的”。

  不過,人生何處不相逢。

  在海外市場中,等待字節的還有暴雪、Epic、育碧等知名游戲廠商。尷尬的是,騰訊恰好或多或少持有這些大廠股份,更不用說如今的電競“霸主”~拳頭游戲。

  撇開中國與歐美電競市場來看,近年來東南亞地區電競發展十分迅速,年復合增長率為全球最高。2018年Newzoo曾指出,東南亞區域的電競觀眾人數增長為全球之首。

  其中《無盡對決》在東南亞電競市場中數據格外亮眼,毫無疑問成為了字節沖擊海外電競市場的第一步棋。

  《無盡對決》東南亞王者

  《無盡對決》又稱《Mobile Legends:Bang Bang》,是沐瞳科技自主研發及發行的一款MOBA類競技手游。

  或許不少人會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,畢竟產品未在國內上線。即便它享譽海外,滲透至東南亞年輕人的生活。

  該作全球發行第二年,也就是2017年,《無盡對決》就成為全球(中國大陸除外)最受歡迎的MOBA類游戲手機之一,月流水突破1億人民幣。

  2018年,《無盡對決》項目總注冊賬號突破2億,同年7月在東南也舉辦挑戰賽。共計7個國家,十支隊伍參與,覆蓋超兩千萬玩家,并成為菲律賓東南亞運動會指定電競項目之一。

  根據Sensor Tower數據顯示,截止2020年1月,《無盡對決》總收入達5.02億美元,其中東南亞玩家貢獻了3.07億美元,占據該游戲總收入的61%。

  在除中國以外的亞洲市場,該游戲是收入最高的MOBA類手游,超越騰訊《王者榮耀》(《Arena of Valor》)在海外市場2.51億美元的總收入。

  除此之外,競核認為字節斥資40億拿下《無盡對決》還有兩個原因:第一、移動電競正躋身頂層;第二、賽事將促進電競生態發展。

  眼下,移動電競已經顛覆了由PC端主導的電競市場預期。Newzoo表示,2020年底,《絕地求生》手游版、《Free-Fire》等游戲產生的電競觀看人數峰值高于《CS:GO》、《Dota2》等PC端游戲。

  眼下中國、東南亞以及拉丁美洲玩家對移動電競的需求正在持續增長,并進入到電競頂層。

  另一層面來看,競技類游戲幾乎都有了手游版本,尤其是Battle Royale類幾款代表作品。例如《Apex Legends》(Mobile)、《Fortnite》(Mobile)、《PUBG》(Mobile)、《Warzone》(Mobile)以及《Call of Duty》 (Mobile)。

  未來,手游電競或將成為新趨勢。

  其次,受疫情阻隔人們會花更多時間觀看互聯網電競比賽。

  疫情期間電競賽事觀看量大幅上漲,逐漸培養觀眾的觀賽習慣。即使在疫情結束后,也有大量觀眾將繼續關注電競賽事。

  恰好《無盡對決》在電競賽事上也有不俗的成績。據Esports Charts統計,去年年初《無盡對決》世界冠軍杯M2總觀賽時常達4200萬小時,最高觀眾峰值達到了308萬(不含國內)。

  要知道,《英雄聯盟》S10的最高觀眾峰值為388萬(不含國內),這一數據說明《無盡對決》世界冠軍杯已經躋身海外頂級電競比賽。

  《無盡對決》拿下東南亞市場,絕非偶然,這完全得益于沐瞳在東南亞地區做了大量本地化工作。

  雙C能帶飛字節海外電競嗎?

  據第三方數據信息與公開資料顯示,在東南亞地區的下沉市場,《無盡對決》初期做了大量低端配適。

  例如為了配適當地網速以及的移動設備落后現狀,沐瞳通過壓縮安裝包,降低畫面體驗等方式,做了深度本地化的工作,抓住了東南亞覆蓋面積最大的用戶群體。

  無論如何,僅依靠《無盡對決》一款產品來挑起字節整個海外電競市場的重擔顯得稍有些吃力。好在還有TikTok出力分擔壓力。

  根據Sensor Tower商店情報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5月,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 和Google Play的總下載量已經突破20億次。

  其中,僅2020年第一季度就貢獻了3.15億次下載,超過Facebook、Instagram、Snapchat核YouTube等海外社交巨頭的同期下載量,成為全球同一時期下載量最高的移動應用。

  字節坐擁TikTok這一天然流量池,在海外電競布局上也下了不少的功夫。只要在互聯網上稍微一搜索,便能查閱到不少關于TikTok在電競領域的動作,

  例如2020年4月,美國CSL大學電競聯盟在官方推特上宣布,CSL已與TikTok達成合作,聯合推出一項新的電競賽事---TikTok杯電子競技錦標賽,該賽事僅對北美地區CSL聯盟內的大學生開放。

  去年10月TikTok還宣布成為頂級FIFA電競俱樂部Tundra的主要合作伙伴,作為合作的一部分,Tundra還將在TikTok開設賬號,以短視頻等多種創新形式與粉絲開展互動,這也填補了字節缺少電競IP內容的短板。

  此外,加拿大電競公司Enthusiast Gaming近期也宣布與TikTok簽署合作協議。

  根據協議條款抖音將利用Enthusiast Gaming公司的電子游戲和電競粉絲社區平臺來幫助社交媒體APP進一步融入電子競技行業。

  字節收購沐瞳后,在海外電競布局上暫時還沒有大的新動作,但在《無盡對決》與TikTok雙C的帶領下,字節海外電競能走到哪一步我們拭目以待。

官方微信

網上沖浪記事官方微信

忘忧草在线观看免费高清完整版